阅读历史
换源:

第255章 落脚之地(感谢文武c34d大佬的连续解封)

作品:上门女婿不好惹|作者:百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2 11:30:20|下载:上门女婿不好惹TXT下载
  看到姜楚于半空中架起的巨型加特林机关炮时,整座城主府前一片鸦雀无声。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冥国对于武器力量的限制向来极为严格,而且毕竟没办法真正跟姜楚所在的现世相比。像这种大型的热武器连听都少听说过,就更不要提亲眼见到了。

  而在真正强者的眼中,这类以火药催发的武器压根儿就是摆设一般的玩具,连最基本的灵煞气护罩怕是都破不开,谁会在真正对战时拿这东西上场?

  萧麟也万没想到姜楚竟然能在这种场合搬出这么件东西,稍怔了一下之后忍不住嗤笑道:“你不会真的想靠着这东西逼我们就范吧?儿戏一般!”

  “试试看吧,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姜楚嘴角微翘着轻轻勾动了手中的加特林机关炮。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城主府外大半扇厚重不已的城门直接轰然倒塌,其间被轰开了一个足有两米开外的孔洞。

  那些覆于其上的灵煞气防御之力,犹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萧麟原本冷笑不已的那张脸,顿时肌肉僵硬不堪地死死定住了,再看向姜楚的目光中,更是以满带惊愕不已的神情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攻击力居然如此恐怖的吗?!”本来还一脸幸灾乐祸准备看笑话的那几名队长,此刻也已满脸骇然了。

  “不好意思,头一次用不太熟,忘了切连发了。”

  姜楚嘴角微翘着再度勾起了一抹人畜无害的笑意,转而指尖处发出了一声轻微不已的“咔哒”之声。

  “没了。”

  张无还面无表情地一把提起了脚下的张无归,一纵身直接从十几米高的城头上纵跃了下去。

  “轰!轰轰轰轰!!!”

  几乎就在于此同时,姜楚目光身为冷厉地飞在半空中对下方的城头开起了火。

  只瞬间,城主府上一片轰然,砖石的废墟连带着一众强者惊慌不已的呼喊同时响起,当真乱到了极点。

  而最让这些人觉得心寒不已的是,姜楚那家伙轰击而来的攻击,竟是根本就无法用灵煞气去阻挡!稍有接触便瞬间被其轰得土崩瓦解了。

  这些人在发现了这一点后只能狼狈不已地向城下逃窜着,甚至不敢再此之后近姜楚的身去还击。

  至于远距离攻击……

  谁特么现在还有比姜楚这犊子更猛的大范围、远距离杀伤力量?!

  “能做出这种东西还交给这种变态的家伙,生个儿子怕是排泄系统都不完善啊!!!”一片叫苦不已的咒骂声此起彼伏地在逃窜的人丛中响起了。

  远在百鬼巷中清理自己家废墟的鬼某人,骤然连打了几个喷嚏。

  其实连鬼侯本人都未曾想过要制作这样一件奇葩不已的灵武,但是姜楚想到了,并且执意要以何威那件残破的灵武作为材料重新炼化。

  当初只一战,姜楚的七星妖刃便被何威的战斧所损毁了。

  不是因为何威有多强,而是因为其灵武自带的破甲属性。

  这种力量在何威的手中能够发挥的强度着实有限,但如此应用于此刻姜楚的所在的场景,几乎算得上是BUG一般的杀器了。

  而且从另一种意义上而言,甚至都并未动用姜楚本身的力量。

  当初那些依附于无生鬼母之上的鬼子之力,老早便已经被姜楚作为弹药装填到了这座灵武机关炮中,足足上千颗。

  而当初靠着新得到灵武的强大跻身于队长选拔战四强的蓝翎,不过只拥有两枚无生鬼子的力量罢了……

  只瞬间的一片轰炸过后,城主府前的城头已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堪称夷为平地了。

  这还是姜楚无心要那些人的命,否则只是这百余颗无生鬼子无视防御的力量骤然爆开,也足够将在场这些趾高气扬的队长们轰得非死即残了。

  “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姜楚落地之后斜倚在了自己的机关炮灵武上,略抬眼皮扫视着那些正灰头土脸从砖石废墟中爬出的狼狈之人。

  没人搭话,但也没人再敢执意姜楚此刻谈判的资本了。

  是个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方才要不是这家伙手下留情,在场除了城主与萧麟这个级别的强者之外,余下怕是都要凶多吉少了。

  问题是谁能想到一个苟延残喘的家伙竟然还隐藏着如此恐怖的杀器?!而且失魂牢狱的领域力量为何突然崩溃……现在似乎已经多了一个更为令人心惊胆战的可能了。

  没人再敢在此刻去触姜楚这家伙的霉头。

  “你不是说你打不过他们吗?你这个虚伪的男银。”不剑上师瞅了一眼姜楚旁边还在冒起青烟的机关炮,满脸的无奈笑意。

  “打不过又不等于打不死……像我们这些以理服人的大好青年,怎么能动不动就使用暴力?”

  “…………”

  不剑上师瞅了一眼已半成废墟的城主府,又看了看满脸义正言辞的姜某人,一股想瞬间抽死他的冲动油然而生。

  “现在能继续谈下去了吗?”

  姜楚微眯双眼看向了萧麟。

  萧麟的表情阴晴不定地接连变幻着,最后才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你们不愿去牢狱服刑,那你们想去哪?”

  “简单啊,去我们自己的地盘。”

  姜楚平淡不已地随口回答着:“与其把生死交托于你们的手上,还不如由我们自己掌控。”

  “呵,呵呵呵呵……”

  萧麟闻言已是满脸的冷笑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与你讲什么道理你怕是也听不进去了。”

  “既如此,我倒是想问问了,你的地盘在哪里?!”

  “我没有地盘。”姜楚淡笑着看了在场众人一眼:“所以今天来的第三件事,就是向诸位队长们讨个安身之所。”

  姜楚的三件事,最后似乎都可以归结为这一件。

  但缺哪一条,似也都走不到现在这一步。

  “啪!”

  萧麟骤然发力击碎了一块砖石,飞溅不已的碎屑直崩到了姜楚的脚下:“姜楚!就凭你一个小崽子,也敢在我君安城插旗划地吗?!”

  “我没那个闲心。”

  姜楚针锋相对地冷冷与之对视着:“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怎么,堂堂十三巡逻队的队长,连自己的一席落脚之地都不能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