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修真

第九十章:云庭惊雷【叁】

    血痕刺目,犹如散满了曼珠沙华的道路,让人的视线无论如何都难以扭转。随着这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喊,甚至连银台上正在交手的其他人,都心里一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目光放在那正手持梅花双环,单脚抬起两臂开张的全真教女子身上。    包括叶麒、小阎王以及所有人都发现,那名为程盈盈的女子脚下,乃是血道的起始处,而那尽头,此时正躺着那样貌俊朗邪魅,曾一度坐在龙椅上,傲然并且把竹里风打败的男子,黄天极。这开战仅仅过去半个时辰,那最有可能获胜的三魔子,却在此时出现了不安的状况。    黄天极的神色痛苦非常,紧紧的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心胸,其眼泪,竟然止不住,如同涌泉那般流淌下来。这样一个修为高深的男子,为何会在程盈盈的手下,显露出如此颓废的一面?若要深究,这时便要从物恩使唤阵法的那一刻说起。    那时,黄天极感受到身为正道第一教全真女子的厉害之处,在过招不过两个吐息后,便已经抽出了第二根紫竹棍,并使唤了一招‘竹风萧叶’与程盈盈打得难解难分。他们两人的修为相当,你来我往之间,并没有显示谁更为占得上风,仿佛一开始就有种纠缠不清的感觉。    “不愧是正道第一教全真教教主的女儿,果然习得了家父的真传,实在厉害。”黄天极低头侧目,把手里的紫竹棍往身前一掷,顿时一个下伏,划开紫色匹练的扫堂腿说时迟那时快便让程盈盈飞退而去,“不过若要打赢我,那是绝不可能的!”    程盈盈听罢,眼里闪过一丝异芒,冷哼一声以后,似乎正压抑着甚么,竟然脚下不稳,再次往后跌退两步,紧皱着柳叶眉,说道:“想不到三魔子之一的黄天极竟然也这般聒噪。我劝你还是看清了形势再说,免得到时候咬了舌头丟此颜面。”    没想到平时冷艳的程盈盈说起话来也是得理不饶人。只不过,还不等黄天极回驳一句,他便发现,在极微的吐息之间,自己的胸腔忽然剧痛起来。虽然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但这样的疼痛仿佛金针透指,让他猛然的单膝跪倒在地,双眼一翻,竟然险些晕眩过去。    只是,这样的痛楚来得快去得快,还没等他完全感受清楚,便如退却的海潮,翻江倒海而来,疏忽之间又无影无踪。所以,黄天极狠狠的吸纳一口灵气,连手里的紫竹棍亦不管不顾,便双掌拍地,以手臂的区区**抵挡着程盈盈忽然赶来的百腿后,方逃过一劫。    但尽管有着天魔血护体,在毫无防备之下生生受了与自己修为不相上下之人的狠辣招式,也依然让黄天极五内俱焚般,手骨欲断,好不难受。这你来我往本该还需许久才能有个高低之分,但只是这样的一眨眼功夫,不知道为何,黄天极就极为诡异的受了伤。    “难道,是与竹里风交手时,受的伤不成?”黄天极叩心自问,他如何想都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与程盈盈的交手里着了对方的道。只不过,这般思忖了片刻,他却摇了摇头,“我昨晚服下宗主赐予的丹药,体内伤势早已无碍,况且,那竹里风乃是借助外力而为,怎么可能会伤我到这等地步?”    此话说罢,黄天极的耳畔忽然传来一丝冷笑,因此他不得不抬起来,看向程盈盈的面容。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黄天极神色徒然一变,竟然惶恐的连连退后,更狼狈的把腰间刻有绝字的紫竹棍挡在胸前,不安的看着对方。    “呵,你可还记得此物?”程盈盈把一枚通体乌黑如墨的珠子捧在手上,冷眼看着黄天极,眼里有几分狠辣以及痛苦,“这印煌珠乃是我师伯所赐,当日他为了从你们三魔子手中保下此物,竟遭到你等三人联手相向,回到门派后已因重伤而变得半死不活。现今,我便是为了要帮师伯报仇,把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孽障手屠当场!”    程盈盈越说,神色越发冰冷刺骨,最后甚至毫无全真冰山圣女的姿态,一把抽出双环,让其上覆盖一层混沌玄黑的晶体,便翻身扫向黄天极。若说别人对这印煌珠并没有甚么印象,那对于三魔子之一的黄天极来说,可谓是如同烙刻在心里的伤疤,如何都抹不去。    他想起当年,自己与其两位同门,以及十数位长老去雁荡山庄强夺此物的时候,遇着程盈盈的师伯,那百年前被誉为全真最有可能渡劫之人的老妖怪古汉。他很深刻的回忆,此人修为极为可怕,虽然对外宣称乃是三魔子合力将其打伤,但他们心里清楚,若非最后宗主亲自救驾,又与天魔宗的两位护法出山,那么,别说逃命,就是能不被炼化已算万幸。    而当日一战,古汉便是手持着雁荡山庄庄主亲自交托的印煌珠,把他们三人打的焦头烂额,身受重伤甚至险些丧命,就连那些修为高深的长老,也在此人无情的催动此物下,极为痛苦的,临死前大都是自杀的情况下,相继死去。    “纳命来!”程盈盈娇喝一声,手里双环猛地一声吟叫,在漆幽的印煌珠激荡之时,整个身子飞扑而去,嘴角划过一丝冰冷的笑意,    四周猛然飞溅翻腾起无尽的梅花,看似出尘而华美,却在细微之间,一旦有一片梅花坠落在地,那银台上,便会有一丝如青丝般细长的痕迹。可想而知,这无尽的梅花若是皆落在黄天极身上,那么,绝对比那上百掌要难咽许多。    况且,那印煌珠作用,乃是让其身上的苦楚在一瞬之间,仿佛洒下炙热的炭火那般,猛地疼痛数倍。可想而知,那指间的一道轻微划痕,其痛苦可比万箭穿心,那么,如果真正的伤及肺腑,其痛楚,并非常人所能够忍受。    黄天极神色一变,单掌连忙往前一吸,把那两根在地上散发着淡薄烟气的紫竹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手法往前一扫,退去那滑落而下的梅花后,左手一空,单掌撑地往后一个空翻跃起,没有丝毫犹豫便即刻使唤出自己天法之中最为可怖的一招。    “三竹阴决,魔竹分天!”    此刻与对战竹里风时不同,因为乃是危急到黄天极的性命,因此,在布满紫云的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三根极为可怖以及庞大,散发着滚滚魔焰的漆黑竹子。一时之间遮天蔽日,把浓云分割两半,向着那娇柔的程盈盈狠狠压去,势必要一招定胜负。    只是,当观众的声浪还未连绵汹涌的时候,黄天极却再次跪倒在地,神色蜡白,毫无血气。    “呵,黄天极你忘了?一旦被印煌珠击中,一日之内,我便可让你痛楚万分!”程盈盈抬头看着悬空之中,静止不动的三根魔竹,念起对自己百般好的师伯,“今日,不管如何,我都要取你的狗命,为我师伯报仇!道统之器印煌珠,噬浪滔天!”    此话一下,仿佛晴空惊雷,顿时在银台内外响起一阵阵连绵不绝的吸气声。因为,这道统虽然不是神器,但却与仙器不相上下,甚至有的,已经超越了仙器之列,达到半神器的地步。因此,这道统二字可谓激起千层浪,怎么不让人心惊?    滚滚的黑云,闪耀着艳阳的光芒,向黄天极逼压而来,散发着浓烈的死亡气息。而黄天极却如同呆木那般,紧紧的捂着胸口,承受着那被竹里风击伤,虽然内伤已然消除,但胸腔依旧凹陷之处,脸上的血色仿佛都化为了白烟,再也难以显现。    仿佛等待着死亡般,黄天极默不作声的跪倒在地。而在其他人看来,程盈盈与黄天极此时已经被无尽的梅花所包裹,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因此,在丧钟敲响之时,那这一场云庭之战,便会再度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到道统二字的时候,其余四位魔教之人已经暗道不好,但毕竟自己的对手绝非容易打发之辈,因此,梅花如雨之间,其他的人再也无法把握其中的变化。    直到庞山岁与武判官打得热火朝天,徐子画与妩媚女子爱恨纠纷之时,在一声巨响之中,梅花顿时炸开漫天翻飞,黄天极的胸腔即刻出现可怖的血窟窿,并整个人在梅花阵之中倒飞而去,狠狠的擦在银台上,那些破碎的骨肉粉碎而去。    而后,便出现观众惊呼的一幕,再者,就是所有人皆停下手中的法宝,看着此中的种种不可思议。    如此简单的,毫无悬念又充斥着悬念的两人,就这般分出了高下。    “天极!”小阎王虽然冰冷而无情,但从小就与武判官,黄天极长大,三人平日不言不语,却有着无可厚非的情谊。因此,他狠狠的对着叶麒甩出一刀后,便向着黄天极飞扑而去,又连忙把满身鲜血的黄天极搂在膝骨上,“天极,快服下!”    小阎王面色同样苍白,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枚红黑的丹药,塞入他的嘴中,并把黄天极怀里的玉帛捏碎,让他就此退出战场。但这样,程盈盈却十分不买小阎王的账。她即刻双环合一,对着小阎王投去,想要动用天法‘八一合决’。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就算你有道统,我也会拼着命,不管胜负也要让你生不如死。”小阎王猛然抬头,身上的丝丝黑气忽然如同黑暗的烈火席卷而上,如同巨柱那般,把苍穹之下的阵法烧得一阵金光璀璨。    而在所有人的眼中,此时的小阎王,乃是真真正正从地狱而来,双眼血红,额角刻有阎王二字,其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十分的骇人。
推荐阅读: 《伏天氏》 《三寸人间》 《疯道人》 《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