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

第二百零五章 兰医天焦

    眼看的“高考”在即,兰子在医院已经待了三天了,虽然有五名英雄给她垫付了医药费。可是,“高考”毕竟是孩子的大事,赵老师不敢瞒着大哥了:他打电话只是以即将高考,让他下来看看孩子,给兰子打打气为由,让他县城。     来到“一中”的仁厚,看学生孩子上课,他去了弟弟的房间。在赵老师那里他听说了女儿住院的事情……作为父亲,瞬间心急如焚,就在和赵老师去医院时,却遇到了刚要找赵老师聊兰子考试情况的冯老师:     “大哥,现在只有你能帮到孩子,本来我今天就是想跟赵老师商量后通知你的。晓兰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我了解到她只是出于对于好友的情感,无法接受这件事情。你跟孩子聊时情绪不要太激动,好好跟她谈……”其实,这两天冯老师每天中午、下午都会去医院看兰子,医生只是说她极度的虚弱,营养跟不上。每次,冯老师去了以后她都是蒙头大睡,看得出她在逃避,不想面对这些;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冯老师比谁都着急——三年来,这个得意门生替她办了多少好事;有她在的班级,冯老师省了多少心。这样的孩子,如果前途灰暗,冯老师是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的。     “好的,谢谢老师!咱这就去!”     其实,这两天着急的不但有冯老师、赵老师,就是远在北京的笑天也急坏了:“爸爸,我无论如何在‘高考’前要回去一趟。晓兰现在这个情况我真的担心!”笑天在全校出动找兰子的那天晚上,说好了给她电话里辅导“化学”的;可是,电话打过去好多次都没有人接;直到晚上十二点了,一个声音让他牵肠挂肚:“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她好不好,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找她呢!”这个接电话的人没头没脑电话地扔下这句话后挂断了。笑天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最后,打了好几个电话,明白了兰子身上发生的事情。这一刻,他归心似箭,比起努力几年的“高考”,这一刻,他更想知道那个女孩好不好……“爸爸妈妈,我保证七号早上我准时到考场还不行吗?求你们了,就尽快给我‘订票’吧!求你们了!”     “胡闹,什么时候了,回老家!到底什么事情你说清楚?”笑天当然不能告诉父母,兰子是因为一个男生的牺牲而难过,他们不会懂的。“‘高考’结束,我给你一个月的假,你爱去哪去哪,经费我管够!”坐在沙发上的叶华发话了。     “我就是要回去,你们不让我回老家一趟,我就不‘高考’了!”笑天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威胁父母,他知道这样是不道德的,但感性占据了他内心的上风,他根本无法想象兰子的处境。     “爱考不考,念个书好像是给父母念的一样,威胁我们!只要你有骨气不用我的钱,爱去哪里都行!”笑天长这么大,方晔从来没有对他发过火,但看到儿子这样不理智,他气不打一处来,瞬间爆发了,“你给我记住了,做父母我们不欠你的。如果在你人生的重要关头,你选择放弃,将来不要埋怨我们就行。你大了,翅膀硬了。那么,今天我就让你做个成人的选择。既然你要在这个时间段离开家,那我告诉你,我的家门不是随便进出的,一旦出去,别想再踏进来!”刚才语言还很温婉的母亲跟父亲瞬间成了一条战线。     “啊……”笑天双手抱着头,也爆发了,他大吼了两声跑上楼去。     “爸爸、妈妈,怎么啦?有事情好说吧!不敢伤身体!”jiy刚哄孩子睡下,听到楼下的吵闹声,忙赶了下来,“爸爸,不要生气,天天是个懂事人,他要回去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么就是晓兰出事了!你不能生他气,不能吼他;要考试的孩子不能生气的;再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呀!你要打电话问事情的过程……”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点醒了公公,方晔静下心来:     “对呀,我咋就老糊涂了呢!”方晔说着,回房间了……     客厅里留下了这两个如胶似漆的婆媳俩,瞬间拉开了话匣子……     上午十点左右,兰子打上第二瓶吊针的时候,她感到口干舌燥,本想喝水,可是杯子空空如也。“辣面”和李伟也只有在午饭期间才会来看她;赵老师这个时间有课,当她刚想自己下床时,仍然是那个绅士出现了——文化局的吕叔叔。     “别动,我帮你!”刚进门的他放下手里的礼品,准时给随同递了个眼神,“小王,去打热水。”     “吕叔叔,你怎么来了?你是来看病人吗?”兰子根本想不到他又是专程来看自己。     “对呀,我来看你呀!我再不来,老方的儿子都要放弃‘高考’了!这小子闹着要回来看你,跟他爸爸决裂着呢!”虽然吕叔叔说的很轻松,但兰子瞬间内心感觉很压抑,也很沉重:     “对不起啊!我都没有接过他电话了,好几天!他怎么知道的?”兰子忽略了一点,就是自己在学校的影响。     “孩子,我还没有进学校就听门卫的大爷说了这个事!你不要怪叔叔说话难听——你说你的父母供你十年寒窗的读书,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就无法忍受;你重情重义是好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错过了这才‘高考’,你的人生就改写了,那你将来怎么办?你的父母会难过,爱你的人会伤心,我相信那个为国捐躯的英雄更不会原谅你……”吕叔叔毕竟是文化人,他的话语兰子每一句都听进去了,“我是文化局的,‘高考’也是我单位在管理,我就是出于工作原因,也不容许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错失良机!”他推心置腹的话语让兰子无地自容,“你的父母现在还不知道吧?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孩子为了其他的事情,知道了你不参加‘高考’的原因,或者说你心情不佳高考失利,你想想他们会痛不欲生的。孩子,不敢义气用事呀!”说着,吕叔叔端过了随同递过来的温水,给兰子一口一口的喂。     “叔叔,我……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人特别累,没有一点力气!我也在想啊,我就是再难过,他也不能活过来……可我就是……”兰子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她只能说出了身体的实情。     “那你这检查了没有?”吕叔叔关切地问道。     “没有,医生就说是营养不良;加之,受到了打击,才这样的!这两天打了营养针!”     “这怎么行,营养要从饮食来补!你看我,当时老方让我给你买东西的钱用完了,跟他说,你看……”吕叔叔自责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是这,小王,你出去中午先给孩子买些炖的汤之类的!”支开了随同,吕叔叔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我给你拨个电话吧,再不打电话,我估计北京那俩父子真要决裂了!”     北京“高考”前十天学生们都回家了,笑天这两天就在家里,没有和兰子联系上,他也无心复习……就在吕叔叔电话打过去,响了第一声,守在客厅的笑天就拿起了电话:     “喂,喂,喂,是小兰子吗?”     “快,是那小子!”吕叔叔把电话递给了兰子后,便出去了!     “小兰子,你怎么啦?我担心死了!快考试了,你要好起来呀!我很想回来,可是老方不让;我都跟他说了我七号准时考试,他还骂我,气死我了……”兰子没有张嘴,就听到笑天打机关枪一般,不停地“哒哒”。     “我没事,你不要回来!我没事了,晚上就回去学校!”兰子的这句话像是给了笑天定海神针一般,他激动地不得了:     “真的吗?真的吗?是真的吗?哎呀,我太高兴了,你只要好好的就行!你要好起来,你一定要好起来呀!我一考完试就回来看你,我带你去玩,我带你……”笑天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兰子轻轻地一句:“我累了,你好好考试!我也会的!”就挂了电话……     正当这时,站在门口的吕叔叔碰到了前来看望兰子的冯老师、赵老师和仁厚。对于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他有着莫名的好感,他钦佩这个农村人能有如此高的觉悟——读书可以改变孩子的命运:     “老哥,你也赶来了!孩子没事了,我跟她聊了很多……心情好些了!”     “哦!谢谢了!”仁厚没有在门外停留,直接进去了;留下冯老师、赵老师跟吕叔叔在外面……     兰子见到父亲的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有很深的罪过,本想用被子蒙着头,手上扎着针,却躲闪不及……     “孩子,对不起,爸没用,让我女儿营养不良。高三了,人家的孩子每天都吃鸡蛋、喝牛奶的,我们……”他说着,用手摸索着兰子扎针的手,“你要好起来,要快点好起来。放假了,我让你妈妈每天给你蒸鸡蛋吃。马上考试了,你这不敢耽搁,如果将来考不上大学,你哥哥回来都不会原谅我的!”父亲的一句话让兰子想起了去年出国的哥哥,如果他知道了她为了一个男生,高考前夕出这样的事情,那这辈子不和她决裂才怪。     他们父女俩在病房里聊着,病房外的三个同行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     “时星这孩子也是我们学校出去的,虽然他们部队没有跟我们学校联系;但今天我们知道了——他为国捐躯,这是我们的遗憾,更是我们的光荣。我希望我们要善后处理这个事情,让我们的孩子去记住他;我觉得这样也是帮了赵同学。你说呢?”吕叔叔提出的意见,二位老师没有任何的异议:     “可是,这个事情要执行起来,我们学校该做什么呢?”冯老师问到。     “就是,这不是小事,如果处理不好,会适得其反!”赵老师也补充了一句。     “这样,我现在就回局里去汇报这个事情!咱‘高三’学生什么时候放假?”     “明天下午!”冯老师说了句,高三一般在高考的前两天放假,孩子自行调整。但住校的学生根本不会离开学校,他们这两天照样在学校里突击……     “那好,我下午下班之前告诉你们!”吕叔叔说着,进病房跟兰子他们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冯老师再一次见到兰子时,看到她的情绪好了很多,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不要紧张……     仁厚在弟弟的劝说下,也是待了一会就回家了,离开时,他用借护士的笔,写的一个字迹歪歪扭扭的“纸条”,压到了兰子的水杯下面,在弟弟的护送下离开了医院:“女儿:现在是你人生关键的时期,爸爸希望你能勇敢地迈过这个坎。我们赵家人向来都有着刚正不阿、义愤填膺的好品德。爸爸希望你要有长远的目光看世界——考上大学了,去他革命的地方走走、看看;考试以后去看看他的家人,这就是你该做的……替他走完人生的路,就行了!不要萎靡不振,我的女儿不是那样的!”手握着父亲的“纸条”,兰子的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记得那天晚上,六十多名同学守在楼下为她祈祷到了十二点;病房里老师站了一地;听说全校高考生都出去找她;这两天大家虽然复习那么紧张,但好些同学课间二十分钟就为跟她说句话,大老远地跑过来;今天父亲……如果自己再不懂事,真的如吕叔叔说的,时星都要伤心了。她决定晚上的时候就出院……     下午时分,高三所有的班主任在放假前期接到了县教育局的一个“通知”——7月4日在“一中”操场,关于曾本校的时星同学,响应国家号召“携笔从戎”,现因公殉职的英雄事迹,召开追思大会。(参加人:高中全体师生、各机关单位领导干部以及所有的社会爱国人士)。     这天晚上,在“辣面”、李伟等同学的帮助下,兰子出院回到了宿舍……纵然是很想回教室跟大家一起上自习,享受着高中生涯的最后的美好时光,但她的内心里还是无法接受某些事情,不愿意去教室面对同学们的目光;更不愿意下课后,其他班级的同学来围观……     7月4日早上,“一中”一千八百多名师生在操场上有序列队;县人民政府、教育局、公安机关等十多个单位的人,如身着校服的学生一样,都穿上了制服……横幅标语让气氛瞬间沉重起来……     这个仪式,其实归根到底是为了让这些即将“高考”的学生,尽快走出阴霾的气氛,让一个少年在青春时期理性地为前途负责……     仪式进行到第二项时,兰子作为和时星最亲近的人,跟随校领导进行献花献礼:兰子看到了一个貌似时星的面容,不用说,那是他的姐姐——弟弟的离世,尽管父母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却受到了国家的尊重。人各有命,弟弟为国家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值得……仪式进行了整整三个小时……     当众多的人们怀着敬仰的心情去祭奠时星时,兰子的心里释然了,她好像看到了冥冥的天国之中,时星迈着正步向她走来……     就这样,紧张地高考如约而至,兰子隐约感觉到有个人在她的身边,一直给她助力……两天的考试,她不敢肯定自己的成绩能有多么的优异;至少,这两天她心态平和,没有紧张,没有急躁,卷面上的反馈真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内心的恬静伴随着她度过了这些天……     人生就是如此,在每一个节点上,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主要的是自己如何去跨越……相信“时星”在兰子未来的人生路上,一定会助他一臂之力,让她成功跨越每一道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青晓天笑芄"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绝命剧本》 《滂湃》 《镜中花》 《剑斩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