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98章 颠倒的沙漏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10-13 00:00:13|下载:我有一座恐怖屋TXT下载
  朱龙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他没有说出男孩和女孩的名字,但看他的样子仿佛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一样。

  “喂!”王一城胆子很小,他发现朱龙仿佛中邪一样,直接伸手推了对方一样。

  朱龙双眼迷茫之色瞬间消失,他看了看周围几人,忽然笑了起来:“是不是把你们吓住了,我第一次听这个段子也被吓了一跳,你们知道吗?这个段子其实还有后半部分,我脑海里有个大概的印象,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还有后半部分?”

  “是啊,但我给忘了。”朱龙嘿嘿一笑:“你们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这只是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一个段子而已,并不是咱们学院里发生过的怪谈。”

  朱龙发现其他人仍都盯着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你们不相信我?咱们学校又不是医科类大学……”

  “咱们学校是综合类大学,有三个医科专业。因为师资力量薄弱,所以学生很少,平时几乎看不见他们,不过他们在实验楼里有三个单独的试验室。”大家虽然都是新生,但张炬却对学校非常了解,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情报。

  “咱们学校有解剖室?”朱龙傻了眼:“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们可不要当真啊。”

  “咱们超自然现象研究社就是为了找寻真相,是真是假,到时候我们去现场看看就知道了。”陈歌也对朱龙讲的那个故事很有兴趣,朱龙以前是个混混,还曾因为和城管发生争执进入过少管所,他的过去和他故事里那个坏孩子很像,再加上他刚才奇怪的表现,陈歌想不怀疑都难。

  “朱龙也没有高中毕业最后那个暑假的记忆,有些事情可能就是在那个暑假发生的。”陈歌从这几个孩子身上获得了很多线索,接下来就要进入学校去验证了。

  “大家能积极参与,这让我很欣慰,咱们今晚就去你们刚才说的那几个地方查看。”陈歌冲着张炬说道:“先去你说的那片树林吧,你亲眼看见了要休学的学长,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好的,你们跟我来。”张炬低垂着头,这似乎是他走路时的吸光,这样做可以遮挡住脸上的伤疤。

  他对学校非常熟悉,根本不像是一个新生,但能够看得出来,那种熟悉是浸透入他骨子里的,似乎他原本就属于这所学校。

  小广场此时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注意到他们几个的不多。

  旁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怀疑,顶多只是会感到好奇,毕竟陈歌这个社团里的所有成员都比较另类。

  那片树林距离小广场很远,陈歌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熟悉了一下学校的地形。

  西校区非常大,他们走了十几分钟仍旧看不到边界。

  “那边是一片人工湖,因为以前发生过溺水事件,所以学校晚上禁止靠近,咱们要绕远一点。”张炬指着远处那一片漆黑,如果不是他提前告知,陈歌根本不知道那其实是一片湖。

  水面平静,没有任何光亮,与其说是一片湖,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

  又走了几分钟,张炬停下了脚步:“女孩的尸体就是在这片树林里被发现的。”

  夜晚的校园非常吓人,幸运的是道路两边全是路灯,光亮让几人稍稍安心。

  “以前这里没有路灯的,出事以后,校方才在这条小路两边装上了灯。”张炬第一个进入树林,陈歌紧跟在后面。

  他距离张炬很近,能明显感觉到张炬在进入树林后,放松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在被树林遮挡住光亮的地方,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那张满是疤痕的脸吧。

  “这地方也没什么特别的。”几人刚进入树林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点害怕,担心万一真遇到那个女孩怎么办?可是呆了好一会,几人都觉得有些无聊了。

  “白老师,那个怪谈应该是假的,树林里看着很正常,一点发生过凶杀的痕迹都没有。”周图想要离开,他看见陈歌蹲在一个树洞前面发呆,不解的走了过去:“白老师,你在看什么?”

  陈歌没有搭理周图,头也不回的说道:“张炬,你所说的那个怪谈里,女孩的头颅是不是在树洞中发现的?”

  “恩。”张炬略有些诧异,不过他转念一想,陈歌是学校老师,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这个树洞里曾经藏过人头?”王一城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他胆子是几人当中最小的。

  “别乱跑,你身后的树枝上还悬挂有死者的头发。”张炬轻轻扶住王一城,防止他摔倒。

  “你别吓唬他,这地方就算发生过命案,也没有怪谈里说的那些邪乎。”周图不信邪,他现在只想离开。

  “小周,事实原比你想象的更加恐怖。”陈歌暂时还不准备告诉周图他们,自己在东校区看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树洞,而且里面塞着一个人头。

  “东西校区在某些方面确实相似,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同样都是出了意外,为什么女孩会生活在东校区,而她喜欢的男孩却会在西校区?学校主人是按照什么标准来分配这些学生的?”

  树洞女鬼和张炬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一个保持了理智,看着跟普通人一样,另一个被仇恨扭曲,眼中是无法化解的怨毒。

  “东西两个校区的学生,精神状态完全不同。西校区的学生更加阳光、热情,拥有很多正面积极的情绪,东校区的学生则被负面情绪缠绕,就像是半人半鬼一样。”

  思索了一会,陈歌又想起了油画是里的某张油画。

  把门内的绝望和负面情绪剔除,门内有没有可能恢复正常?

  现在两个校区的情况就跟油画中表现的场景很相似,西校区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通过垃圾处理站,运送到了东校区,时刻保持这里正常。

  这两个校区就像是一个沙漏,那个垃圾处理站就是沙漏中间的小口。

  “我好像明白学校的主人要做什么了。”

  陈歌把手伸进树洞,里面已经被清理过了,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