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97章 所有人共同编织的噩梦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10-13 00:00:13|下载:我有一座恐怖屋TXT下载
  “没问题。”

  周图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在他看来学生听老师的话很正常。

  得到周图肯定的答复以后,陈歌轻轻点头,他不需要社团发展的多么好,只需要每个成员都服从指挥、能够配合他行动。

  “要不了多久,你们一定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陈歌看着热闹的西校区:“我无意改变这一切,只是每个人都该有知情权,毕竟这场梦是用我们所有人的记忆编织出来的。”

  几位学生听不懂陈歌在说什么,只是感觉这个老师神神叨叨,跟其他老师不太一样。

  “好了,大家相互之间有了一个认识,咱们现在就开始今天的社团的活动。”陈歌示意几位社团成员靠近一点:“关于咱们学校,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什么怪谈?”

  “老师,你想要干什么?”周图本能的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位老师似乎要去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咱们社团的名字是超自然现象研究社,那咱们的社团活动肯定是去研究超自然现象,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陈歌一本正经的说着根本连学生们都不相信的话。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们就这样去寻找超自然现象会不会被别人当做……”朱龙干咳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出好的形容词:“另外,现在已经有点晚了,如果被其他老师看见会不会说我们?”

  “放心吧。”陈歌拿出了白老师的教师资格证,手指不经意的挡住了照片:“学校是不会管的,一切有我在。”

  看到陈歌的教师资格证,周图和朱龙都放松了下来,但是王一城却还皱着眉,似乎是心里有什么事。

  “小王,你想说什么?不要有所顾忌,加入社团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白老师,我在想,万一我们真的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那该怎么办?就凭我们几个人吗?”王一城也不知道是被学长讲的鬼故事吓住了,还是他记忆中某些东西没有消除干净,总之在得知陈歌真要带他们去寻找超自然现象时,他的反应有些奇怪。

  “有些东西你们要亲眼看到才会相信,另外不要担心安全问题,咱们这个社团虽然人少,但全部都是精英,再说还有我在,一切尽在掌控之中。”陈歌语气肯定,神色平淡,给人一种非常可靠的感觉:“说说吧,你们都听过什么校园怪谈?”

  小广场上已经没有那么热闹了,大部分学校都报好了社团,周围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一些。

  “我听说过一个怪谈,应该是虚构的,不过我见了当事人。”张炬第一个开口:“昨天来学校的时候,因为我情况特殊,老师专门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我需不需要帮助。当时在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学长,他哭个不停,嘴里一直说着一个女孩的名字。”

  “我偷听了老师和他的对话后才知道,学长嘴里不断念叨的名字,是他的众多追求者之一。那天他生日,他的那个追求者把他约到小树林里想要跟他表白,结果被他拒绝了。”

  “当时他也没多想,回去后就跟他室友们唱歌喝酒,把这事给忘记了。”

  “但到了第二天,学校发现那个女孩不见了,最后在树林里找到了女孩的尸体,死状很惨。”

  “最恐怖的是,女孩的死亡时间是在跟这个学长见面之前,至今没人能说清楚原因,那位学长也因为精神压力过大,准备休学。”

  张炬摸了摸自己被大火灼烧过的脸:“没了,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如果你们想要去那片树林的话,我可以带路。”

  “女孩死亡时间是在跟学长见面之前,那会不会是学长撒了谎?其实凶手是他,那个女孩根本不喜欢他?”陈歌想起了自己在东校区树林里看到的那个女孩,对方怨念缠身,根本无法交流。

  “我倒觉得凶手另有其人,女孩只是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再去见一面自己心爱的人,可惜那人并不喜欢她。”朱龙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瘢痕,那是洗纹身留下的疤。

  “那是一个人的名字吧?看不出来,你还挺浪漫的。”周图瞥了一眼朱龙的胳膊,然后又看向陈歌:“老师,不如我们今天就去那片树林吧,早点结束,早点回寝室,你看广场上都没几个人了。”

  “不着急,你们其他人还听说过什么怪谈吗?”

  “怪谈我没听说过,不过我在网上见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段子。”朱龙习惯性的摸着手臂上的瘢痕:“大概内容就是,一个很单纯的男孩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他鼓足勇气跟女孩表白,女孩既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只是说如果他们能在同一所大学里再见面,就跟他永远在一起。”

  “男孩学习成绩非常差,为了这个约定疯狂努力,但是他基础太差了,想要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脱胎换骨,考进好学校非常困难。”

  朱龙说到这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男孩最终还在和那个女孩在同一所大学里见面了。”

  “只要肯努力,什么时候都不算晚,这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张炬在旁边感叹。

  听到张炬的话后,朱龙的表情更加奇怪了,他摇了摇头:“那个女孩考入的是国内最顶级的医学院,男孩的成绩和那所学校的分数线差了一百五十分。”

  听到医学院三个字,陈歌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其他社员成员却仍旧一脸迷茫。

  “那他是怎么和女孩见面的?”

  “在一堂解剖课上。”

  朱龙的手挖进了肉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男孩被人从福尔马林中捞出,摆在了女孩的实验桌上,他们在同一所大学相遇,你们说女孩会不会信守承诺,和男孩永远在一起呢?”

  表情越来越奇怪,朱龙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