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一百九十九章 九天玄女(一百五十三)

作品:钦差大人驾到|作者:阿尔萨兰|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11 18:32:11|下载:钦差大人驾到TXT下载
  “你赶紧走吧,别被那边怀疑。”

  小皇帝转过头,看向那太监。

  “是,万岁爷,奴才这就告退了。”

  太监匆匆离去。

  小皇帝又等了一会,这才大摇大摆从拐角处走出来。

  “你找死啊,这可是太后最喜欢的芍药花,你把花枝弄断了,你有几个脑袋。“那尖细的声音像是铲子刮锅底,咔嚓咔嚓,直往人耳朵里钻,非常不舒服。

  小皇帝本来心情不好,听到这声音怒道:“狗奴才,谁叫你活啊死啊,掌嘴。”

  宫里说话都要小心的,最忌讳说死字,是以小皇帝暴怒。

  小皇帝绕过一片竹林,看到俩太监跪在地上,前面那个他认得,是长春宫的总管小毛子,平时仗着西太后喜欢,在宫里最是为非作歹的。后面跪着的人哆哆嗦嗦几乎趴在地上,看着是个小太监,低着头看不清模样。

  小毛子一个劲磕头:“万岁爷,奴才……奴才该……”

  这死字没说出来,他吓得一下下打自己嘴巴:“叫你嘴欠,叫你什么话都说。”

  小皇帝不理他,指着小太监道:“你抬起头来。”

  小太监抬起头,白净的小脸,一双黑亮的眼睛像两丸像伏在雪地里的黑水晶,晶莹剔透流光溢彩。

  小皇帝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手抓住了,他问:“你叫什么?是哪个宫的?”

  “奴才钱四,在长春宫做洒扫粗活。”

  “他为什么骂你?”小皇帝眼睛骨碌碌一转,见这钱四身上孩子沾着不少泥土,叫道,“好啊,你还打他。”

  小毛子急忙磕头:“奴才该死。”得,他又说了死字,只能左右开弓打自己嘴巴,“你怎么这么嘴欠。”

  不知为什么,小皇帝见到这个小太监就觉得舒坦,他下巴一扬:“来我身边做事吧,我看你顺眼。”

  小太监急忙磕头谢主隆恩。小毛子目瞪口呆。

  那小皇帝这时才想起这小毛子是西太后的心腹,怎么这个时候在花园出现?他故意很平静地问:“小毛子,你到这干嘛来了?”

  “奴才是去郡主那送点东西,回来路过。”

  “郡主?可是那秦姑娘?”

  “正是。”

  小皇帝挥挥手:“好了知道了,你回去吧。”

  小毛子以为皇帝会问点什么,想不到啥都没问,他有点惊讶,看着小皇帝一眼,小皇帝已经笑眯眯地说:“那个小四啊,你起来说话。”

  小毛子不知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皇帝发话了不得不走。

  他刚走出去,小皇帝脸色严肃:“你们在这里多久了?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奴才觉得这花挺好,就是长得有点不太好,过来就给花松松土,想上点肥,结果刚过来,毛子公公就冲过来说我把花弄坏了,天地良心这花好好的。”

  小皇帝心里咯噔一下:“他从哪转过来的?”

  小太监钱四指了指后面,皇帝心想,从那个位置过来,正好能看到自己和东太后的太监说话,这个小毛子……看来是不能留了。

  小太监跪下:“万岁爷,我真没弄坏这花儿,您看这花好好的呢。”

  小皇帝点点头:“是,这芍药花花枝并没有折断,这小毛子红口白牙诬陷你,不用理他,现在你是我宫里的人,不用在乎他。”

  小太监感激涕零:“奴才惶恐。”

  “朕是不是过去见过你?”

  小皇帝觉得这太监看着很熟悉,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奴才只是洒扫的,平时万岁爷去长春宫,奴才这样的人是没觐见天颜的体面。”

  “就是觉得你很熟悉。”小皇帝自言自语,这是他看到那小太监起身后一直盯着那芍药花,便笑道。“你是真喜欢这花啊,奇怪,莫不是因为这花是太后的心爱之物?看你不像是谄媚之人啊。”

  “奴才是觉得奇怪,奴才刚动手想要松土,小毛子总管就急的什么似的,就算这花极为精贵,也不至于那般气急败坏,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小皇帝看着那片芍药花,也觉得这花似乎有点不对劲。小毛子这么喳喳呼呼的,甚至死之类的犯忌讳话都说出来了,他这么着急做什么。

  “奴才还是给这花松松土吧,过后小毛子总管要和太后老佛爷说了,奴才也有个交代,是真的给花松土,没做别的。”

  说着小太监弯腰用锄头给花松土。

  他挖了几下,忽然惊呼:“天啊,这是什么……”

  小皇帝低头看去吓一跳,一把抓住小太监的衣服袖子:“这……是什么?”

  “万岁爷,这是骨头。”

  小太监回头看皇帝吓得哆哆嗦嗦,伸手拍了拍他后背:“万岁爷莫怕,这骨头细细的,不像是人的。”

  拍完了马上就要跪下:“奴才该死。”

  “什么死了活了,恕你无罪,这真不是人的骨头?”

  小皇帝站稳了,觉得自己胆子小很丢脸,便咳嗽一声:“你再挖几下,朕看看这到底是何物。”

  小太监听话地又刨了几下,骨碌碌一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漏出来,雪白的,上面五个小窟窿。

  小皇帝哇地大叫一声,一把搂住小太监的腰:“这……这分明是个婴儿的骨头。”

  不错,这是个婴儿的头骨。

  小太监见左右无人,急忙将那头骨又埋了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

  “万岁爷,您看那骨头的颜色,这可不是新鲜的骨头。这花下有古怪,还是……还是太后老佛爷知道的古怪,否则不会我一挨近这花小毛子总管就窜过来要打要杀的。”

  小太监将泥土踩结实了,转头看到小皇帝紧紧地盯着他,急忙又跪下:“求万岁爷饶恕奴才擅自做主。”

  “不,你说的对,不是这花有古怪,是太后有古怪。”

  小太监跟着皇帝回到乾清宫,小皇帝不理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一个大太监还一脸惶恐:“万岁爷,您去哪了,奴才……”

  “好了,朕去哪还要向你报备?国家大事是不是也要和你说啊。退下去。”

  小皇帝跺脚发怒,太监宫女们吓得纷纷退下。

  “你说,这婴孩的骨头是哪里来的?”

  小皇帝抓着钱四的手不放。

  这小太监的手柔长温暖,这样握着,小皇帝觉得自己心里安定许多。

  “奴才不敢说。”

  “说,朕恕你无罪。”

  “这若是宫里的婴孩,生死都要登记的,除非……除非这婴孩是见不得人的,看骨头得有十多年了,这事还得细细的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