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

第017章:万象归心

    五十年后,男耕女织。     小岛上祥和的气息极为平淡,而对于外界来讲,这里就是天堂。     五十年前那场灭世大战之后,环境不再适宜人类生存,大量物种灭绝。     人类的下一代越来越少,渐渐的,泯灭在岁月长河之中。     这座小岛名为拉夫德鲁,幸存者们最后的栖息之地,留给人类繁衍生息。     仔细看,岛内种植的全部都是一颗颗小树,每棵树上都种植着恶魔果实。     这些果实无人看守,静静地放在哪里也没人去采摘。     小路中央,传来孩子们快乐的笑声。     但大人们,则是齐聚在一间屋内,守着一位老人,面容各异。     老人的生命气息极弱,在场所有人的见闻色霸气都感觉到了他生命之火的垂危。     众人不知道如何评判这位老人,他此生是功是过,各有分说。     有人说他是来自异世界的恶魔,将这个世界毁灭了。     也有的人说他是异世界的天使。将这个世界净化了。     众说纷云,谁也无法说服谁,也没有任何文本记载这位老人的一生。     也许,只有这位老人退去鳞甲,用他最后的那一滴血,制造出一个极弱的身体,每天在这片土地上耕种的时候,他才会评判自己的一生吧。     三十年前,这位老人用他的巨龙之身,杀光了外界所有人。     强者们,都老了,新一代又没有能与他匹敌之人。     他,完成了最后的,净化。     随后,他回到了拉夫德鲁,用他的保存了五十年之久的一滴血液,制造了如今的身躯。     那一刻,他才回归自然,归于平静。     此刻,他的寿命已经燃尽,他快要死了,善还是恶,已经不重要了。     但他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拥有吸血蝙蝠果实能力,他可以吸食血液长生不死。     但他终究没有那么做!     也包括六年前他妻子的死,他也没有让任何人插手。     一切众生芸芸,生于自然,回归自然。     岛内,他抓来的三对男女,都已经结成连理,并且孕育出下一代。     路飞与汉库克,诺澜与夏洛特·布琳,萨博与克拉尔,他们的孩子就是人类的希望,最后的种子。     尽管六个人里面有的对他情深意重,有的对他恨之入骨。     但在此时,面对一个燃烧尽自己寿命的老人,他们,亦是不知如何面对。     会想起自己一生,老人时而欢笑,时而落寞,时而…悔恨。     似乎人类总是这样,就算这位老人自以为神,但也终究逃脱不了这个魔咒。     人类,总是为过去而后悔,总是为现在而奋斗,总是为未来而担忧。     前因种种,人生却无再来一次。     老人很感谢上天能够给他再活一世,但又记恨上天无法让他重来。     五十年来的平淡生活,以及二十年来的相濡以沫,再这位老人看来,太短太短了。     但他却也不想强行留住这份美好。     学会放手,让她逝去,     然后,自己,也将逝去。     如果时光可以在重来,这位老人将放弃所有,孤身出海,找到那个热情奔放的姑娘,请她跳一支舞,然后默默向她求爱。     不用盛大的场面,也不用多么贵重的礼物。     只需要一朵鲜艳的红玫瑰,它才是最配你的。     然后两人彻底与世间隔离,寻找一片乐土。     女孩会跳德雷斯罗萨最火辣的舞蹈,男孩会讲前世最幽默的笑话。     他们是天作地设,是最般配的一对。     垂死之际,老人已经死过一次了,浑然无惧只是怀念。     后事,早已交代下去。     记忆果实,将会抹去人类所有的劣根性。     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悲伤哀痛。     生命之火燃烧殆尽,老人无神的望着上方,办公室里火焰四起,滚滚浓烟之中,无尽黑暗。     但火光之中,有一个女孩,跳着火辣的跳舞,一步一步款款向他走来。     前世死后,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今生再死,希望去有你的世界。     维奥莱特。     你是我前世今生,唯一爱过的人。     现在,我退去了鳞甲,罪孽之身,带着唯独我那祈求一切的灵魂来找你。     希望你不要嫌弃于我!     我来了!!     ……     林厉最后的生命之火燃尽,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感受不到。     林厉只觉得轻飘飘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自由。     思想上自由,行动上自由,他是崭新的……     “醒醒!醒醒!”     一位男子拍着林厉的肩膀,面容圣洁无比。     “你是谁?”林厉警惕性的问道。     男子笑着回答道:“看看你自己,再看看这周围!”     林厉震惊的看着眼前环境,他身处一片花海,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一种花。     而他自己,正是他最初的模样!     平凡。真实。     半晌后,林厉自嘲一笑道:“原来,全部都是南柯一梦吗?哈哈哈……”     “是梦!也不是梦!虚虚实实,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男子笑容不变,期盼的看着林厉。     “花非花雾非雾,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真还是假?都不重要了!”林厉自在的躺在花海之中,望着上方洁白无瑕的白色,他看到了所有他想看到的东西。     “婆娑树影,淅淅沥沥,她活在你的梦中,而你亦是活在他人之梦,你们都是,而你们又都是真的!”     或许是吧!     那又如何?     “既然我是真为何我不曾永生不灭?既然我是假又为何不曾消散?”     “物质可以泯灭,为精神不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生生死死,你既然来次,说明你悟到了。现在,你愿意回归一切,再次寻找自己吗?”     自己?     我?     我是谁?     林厉吗?     不!     我只是我。     我谁都不是。     我……万象归心!     我游过了这片美丽的彼岸花海,其中最鲜艳的那朵刺伤了我。     我要去找她报仇,就让她,再刺痛我一回吧……     生生世世,轮回不止。     这次,愿我是你梦中的那朵彼岸花,度你前世今生。     “去吧!去吧!”男子见到我发笑,顿时对着我笑道。     凝视着那朵最鲜艳的彼岸花,我再无彷徨的大步走去。     愿你,亦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