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

第二百四十章 没有可是

    上官瑞阳把几个雇佣兵和车上发现的枪支弹药等东西埋在一个小山洞里,给刘海涛拍了个正面照片,拓下了刘海涛脸面的模子,单独安葬了刘海涛,利用手机的gps定位系统确定了位置,将数据发给了傅伟中,然后带着从那些人身上搜出来的一堆证件开着车离开了。在接近市区的时候,上官瑞阳把商务车开到路旁的沟里,一把火烧了。     回到市区,找到自己的车子,悄悄地溜进了大队医务室,自己处理了伤口,才在半夜回了自己家,那时冷月几个都睡了,上官瑞阳怕她们发现自己受伤,自己在客房睡了一宿,天亮的时候,匆匆做好了早饭,自己开溜了。     第二天下午,上官瑞阳偷偷地联系了沙飞,多年的战友谊、兄弟情,上官瑞阳觉得沙飞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可以信任的,另外就是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有沙飞的警察身份也方便遮掩。     等到两个人赶到了那个死掉的雇佣兵提到的另一处地方,还是去晚了一步,虽然惊跑了杀手,救下了纳兰云珠,但纳兰厚德老爷子不幸遇难了。因为事态严重,上官瑞阳没有办法向沙飞细说是由,让沙飞帮着纳兰云珠在野外把老人就地火化了,又找了一个坛子收好了骨灰。     在沙飞忙着火化纳兰老爷子的时候,上官瑞阳用密码打开了刘海涛手机里的文件,详细地看了一遍,又把文件发给了傅伟中。在向傅伟中通报了案情和自己的分析后,不顾傅伟中的反对,执意要代替刘海涛的枣泥月饼的身份继续去境外卧底、调查。     傅伟中当时说:“孩子,你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对你的行动可能会有影响。刘海涛没有通过别的方式传回情报,而是自己回来,说明那边情况很严峻。这一去恐怕是——”     “爸,我是傅家人,我更是中国军人,无论是为了国家,还是为了纳兰家,我明知这种情况要是不去做,我以后会于心不安,您放心,我会安全回来。”     “可是,儿子——”     “爸,没有可是,我必须去。如果不能回来,请恕儿子不孝,不能身前尽孝了。如果真有那一天,请帮着冷月找个好人家,就说这辈子我对不起她了,再见了,爸爸。”不等傅伟中再次说话,上官瑞阳匆匆挂断了电话。     这些对话在上官瑞阳走后,傅伟中一字不落的写在了给宗天辰的绝密报告里。这么多年来,除了宗天辰和李国忠以外,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上官瑞阳撂下傅伟中的电话后,自己点了一支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想了很久,仔细地回顾着刘海涛提到的一切,细细的设想着将来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应对方案,总觉着有一些欠缺,索性不去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但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行动进行下去,哪怕是一去不归。     那边沙飞和纳兰云珠已经把纳兰老爷子的骨灰收好了。上官瑞阳无奈地和沙飞定下了三年之约,把纳兰云珠托付给沙飞。于是在圣诞前的22日,与冷月见面后,戴上了做好的人皮面具,以刘海涛的身份通过死掉的雇佣兵联系过的蛇头偷渡出国,辗转的去了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