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九章 思念苦

作品:一念圣邪|作者:阁主意无形|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13 23:52:13|下载:一念圣邪TXT下载
  “跟你比起来,我确实修炼很慢,你那样说也没有错。”漫无目的的走着,她的态度跟之前完全不同,此时完全没有怪何少极的意思了,如此说道。

  “对了,我不是让你去外面等着我吗?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不说,还走进了阵法来……”何少极并没有并没有说之前去的那个人是自己控制的,何少极也并没有说过,何少极突然很是好奇的如此问了一句。

  “……”

  她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向前走,也许是有意,速度快了些许,何少极也没有继续问的打算。

  当何少极发现灵珠离体她就一定会死时,何少极便明白了,从她开口说出万生灵珠时就不是打算用灵珠换自己活下去……

  “对了,这东西你有没有见过”并没有继续跟她说这方面的话题,何少极拿出炎剑,直接向她问道。

  “这……这是那把炎剑吧,怎么变成这样了……”见到炎剑的那一眼她便认出这是那把炎剑,可样子又让她不太确认,从何少极手中接过剑来,她又细细观望了一番。

  “完全不同了,跟之前除了外形还一样,我感觉材质都好像换了一样,你这是怎么才弄成这样的?”细观了一会,她看不出这剑的材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并不是之前那把炎灵晶所铸的剑,感知就像是一把石剑。

  若是没有亲手摸到这把剑,用眼睛看就像是一把普通的石剑。

  她没有见过这东西何少极也并不奇怪,而且未沾剑时还是水滴,就算她知道,也不可能向那个方向想,所以何少极这才继续说道:

  “那石人身体内被一点水碰到就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水,里面所蕴含的力量十分可怕。”

  “有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类天地生成的灵物会产生这样的东西,要是知道叫什么可能差不多,不如你带我进去看一看?”

  听得出何少极很好奇,她突然开口这样提议道,何少极好奇是因为这东西真的稀少可怕,连东陵月都没有听说过,而且蕴含那么可怕的力量,如果能弄出一点来,不管是做什么用,绝对的天珍之物。

  “反正也出不去,那就一起去看一看吧。”在这困阵中实在是找不到事做,再加上何少极是真的想再回去,于是便直接点头同意了。

  如果真能带出一滴,一滴也足够破灭这个阵法了。

  和东陵月一起何少极可就没有之前那样来去自如了,不过知道这个石人一时间醒不过来,何少极完全没有怕的心,直接就带着她在山上找进入的入口,只要找到他嘴所在的地方,何少极便有把握能开出一个够人过的细道。

  “睡之前还要盖一层东西,这上哪去找它头在哪……”头都找不到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那嘴在哪儿了,那是进入他体内最薄弱的地方。

  此时它如一座巨山,山上青石绿树,除了看着高一点,与其它几山并没有区别,要不是其上林木完好,与其余各山完全不同,那就算是破神境的来也不能发现这山是一个石人变的,它完全没有任何别样的气息。

  “分头找吧,不用担心它会突然又活过来。”何少极对她点头说道,说完直接遁地而去,开始寻找。

  何少极也不知道是运气差还是什么,速度够快先找了大半之多,只是并没有找到,反而东陵月没有找多久便找到了,就等着何少极找到这里。

  没有多说什么,何少极直接拿手中的炎剑开始劈砍他那比何少极高出数倍的的高大石块,不是隔远了看,何少极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它一个长方的嘴。

  现在的炎剑不比之前的,何少极这耗了数十息的时间,结果并没有开辟出两寸来,何少极看了看手中的炎剑,感觉有点无奈,这炎剑温度起不来,面对这石壁只能一点点的去消耗。

  这样何少极就弄了六天,第六天何少极看着眼前仅仅够一个人过的细道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若是炎剑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一天的时间都用不了才对。

  跟那些人打没有消耗尽体内各种力量,这六天反而将自己消耗得差不多了。

  “进去小心一点,里面有个地方非常危险,就连极品灵器触之都会消融。”进去之前何少极开口提醒道,虽然自己走在前面,但那个地方太过于邪门,不提醒何少极都感觉不安全。

  进入其中,何少极直接来到了那最底下,看着脚下的一片黑暗,何少极再开口说道:

  “就是这里,千万别靠近。”

  “这石人身体里好奇怪,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她也是第一次进来,不过与何少极不同,她并没有看到那成堆的白骨。

  “这石人有三个地方很奇妙,第一就是我们脚下这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洞,好像什么东西落入其中都会被其转化成一种力量。”

  “第二便是之前我所说的那种水,好像只是为了滴入这黑洞中,然后被转化成力量,这其三就是这里坚不可破,不知有什么东西能让这些石头变成这样。”

  何少极怎么说也在这里面呆了很久,这些已经摸索清楚了,一句句的同她说明。

  “这样的灵物,我所知道的都是体内有灵泉,然后有块灵晶,这里完全不一样。”她也对何少极如此说道,何少极对灵物方面了解很少,并不知这种情况,听她这样说才明白这石人的特别已经是自己二人的见识不能理解的了。

  “就是这里,只是那水滴已经没有了,如果照一天出一滴的话,还要很久很久才会再出来,看来我猜的不错。”飞临到了那水滴落的地方,何少极看上面一点水迹都没有,如此说道,多少有些失落。

  二人无趣而归,何少极也十分无奈,外面阵法又破不了,就呆在这里面让何少极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本可以一个人走的,何少极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此,如果阵法不能进也不能出也许何少极还放心一些,问题就是能进不能出,何少极也不能肯定会不会有一只很强大的妖兽突然闯进来。

  天剑宗,这个南域的七大守门之一,此时可以说有了一丝七大宗门该有的样子,此时的天剑宗远远的便可以看到天剑宗高建的山门,整个宗门已经有阵法围绕,防御无疑是远远超过进攻的。

  这也是一个弱势宗门的发展之道,没有哪个宗门是不先稳住自己地盘的,不过像天剑宗突然这般大手笔的却是没有几个。

  天剑宗这般的发展,其时间也不过三年而已,只能说陈青帝做的非常好,外有青云清风阁想助,内有陈青帝这样的天才宗主,这天剑宗几年就完全变了一个样。

  三山的长座还是三年前的那三个人,不过他们这长座的位置却远远没有三年前稳了,并不是华远境就可以稳稳的坐住长座之位。

  因为天剑宗化元境的近来突然就变得很多,其中化元中后期的都有,就连宗主陈青帝也不过是化元中期而已。

  空剑山不用说,这是化元境最多的一山,这三年前还是最弱的一山,结果今日却远远的超过了其余两山,就只是化元境的便有五个,其中一人便是闫易。

  闫易虽然没有进过什么大宗门,不过见识是在的,一个连比自己高一个境界的人都没有的宗门,可见并不强,要不是因为何少极,他都懒得留在这里。

  何少极界点独战各宗天才弟子的事早传开了,整个天剑宗这几天都很活跃,除了不断有人往界点去,连平时闭关的弟子都主动跑出去了。

  唯一让他们感觉差点什么的就是何少极一直没有回宗门来,时间都过了三个多月了,结果界点没有再听到何少极半点传闻,而且人又没有回宗门来,要不是他这次出现太过于惊人,大杀四方,谁敢相信他出现过。

  空剑山,步小珍此时正在一座高高的阁楼上面,这是存放玉简的地方,建起不过半年时间,步小珍是近来才常常到这里来的,几乎每天要在这里呆好几个时辰。

  “你又跑这里来了,师傅正找你呢,结果找不到你,要不是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回去晚了可要挨骂的哦。”她眼睛都很少眨,就好像是发呆,此时身后一个人开口对她这般说道。

  “大师兄你来了……爹他找我有事吗?”她显得很没有精神的样子,随口问道。

  “师傅他这几天也是跟你一样总在一个地方发呆,可能真有什么重要的事吧,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师傅这样。”他不是很了解,一向稳重的他都猜想如此。

  “这样啊,我回去看看吧,这几天你们也多看看师傅吧,也许以后难见到他了。”步小珍好像明白什么,眉头微微皱起的她转身下楼去,边走边对他说道。

  所来的正是步成丰的大弟子趋勿念,听她的话渐渐明白了什么一样,他直接跃下,向自己在的住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