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有惊无险

作品:一念圣邪|作者:阁主意无形|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5-05 19:39:49|下载:一念圣邪TXT下载
  天应全州

  在浩大的天应全州之中,一个小城显得很是渺小,一个郡城中便有百千,而这全州城有着百数个郡城!

  一片翠绿的竹林中,断竹密布,尖锐的断竹上有着少许血迹,血迹的尽头一个口中不断涌出鲜血的少年脸色苍白,脸色狰狞的盯着身前的人!

  “别这个眼神看着我,虽然你是个废物,但是你那妹妹的威胁很大,我不介意解决你影响她,你要怪就怪自己生的地方不对吧!”那面前的少年嘴角时刻带着笑容,口中如此说道。

  “算了,将死之人,我就不多费唇舌了。”

  那少年转身慢慢走出这片不小的竹林,等他背影远行后竹林外一个穿着稀薄破烂的少年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竹林。

  因为竹根深扎,这地很是坚硬,地上除了一些血迹之外便没有了其他痕迹,不少尖竹上有着慢慢滴落的血液。

  走近那看着血迹斑斑的身影,进来的少年也是暗暗心惊,刚刚进来的两人,显然有一人已经死了!

  没几步,一个被断竹穿透的身体映入眼帘,少年呼吸一紧,慢慢靠近过去,这里果然死了一个!

  不过让他更加惊奇的是这人竟然跟自己十分相似!

  要说不同,那就是他比自己白皙许多,正看着他的模样,他那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这可把他吓退了数步。

  断竹从后背贯到上肩,人就这样半靠着的姿势,眼中满是血丝,当他看到这比自己黑一些和自己相仿的少年时口中又吐出了一些黑红色的血块。

  “仙路寥寥,九死一生!爹临终前让我离开,可惜……”他说着口中又是一口鲜血,这才看向了面前的人,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

  “请……请你帮我……帮我……”

  话没说完,他双眼未闭,却已经没有了气息,许久后少年这才靠近他去,试探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穿着破烂衣服的少年身材略显单薄,一头杂乱的长发,双手上有不少伤痕,满是日积月累出来的老茧。

  少年阿柴之前只是一家财主底下干活的仆人,因为听闻传说中的仙门要在萧何城挑选弟子,于是便让其儿子来此,阿柴在其五年有余的时间,这才有陪同而来的机会。

  没想到的是这财主的儿子资质不错,还入选了,这是一个脱离的机会,阿柴便没有同几人回去,于是想留在这个萧何城。

  今日也是碰巧遇到这两人,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么一桩事,原本不想受这件事的牵连的,可听到他最后的话语阿柴便改变了主意。

  “或许他就是萧家或何家的人,我有机会踏足其中!”阿柴也知道其中的凶险,一个人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撼动人心!

  可这是一个机会,阿柴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五天之后

  萧何城何家,一个胡须鬓白的老者在一个院中慢步来回踱步,步伐轻盈。

  一月一次的体炼时间到了,不同以往的是两族比试将近,凡是得到体炼前茅的子弟都可以得到两块下品灵石!

  很快的,十数个俊男俏女便集结到了这个院子中,那老者看了他们一眼,又等待了片刻后开口问道:

  “何少极呢?他怎么还没有来?”

  “向老我们就不等他了吧,现在就出发吧。”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开口说道,声音柔软,那叫做向老的老者轻轻点了点头,可以看出他很是溺爱这少女。

  只是那向老正要说话,结果旁边的一个青年便带着一些幽笑的说道:

  “对,就不等他了,能不能来都是一回事。”

  他这么一说那少女眼睛顿时看向了他,口中质问道: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我都好几天没有看到少极哥了!”

  “怎么可能?一个起始镜两层的人,值得我做什么吗?”那少年不屑一顾,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最好没有做什么!”那少女转过头去,说了这一句不在言语,心中更是担心。

  “不等他了,现在就走吧!”那向老转身走向外面,众人见此也是跟了上去。

  众人走后不久一个人慢慢的从大门外走了进来,走进府中后他才停住了脚步,因为这里有两条岔道。

  尽管用五日的消息打听一切消息,可实际上的认知还是不多,因为这是修仙家族!

  族中的人虽然不能飞天遁地,可也是出自仙门,族中更是有子弟在仙门中,萧何城中这萧何两家独大也就是这个原因。

  阿财今日的穿着不同以往,今日所穿不再破破烂烂,因为跟那已经死去的何少极极为相似,阿财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冒充这个修仙家族的嫡系子弟何少极!

  头发做了不少休整,为了更加的相像阿财还用了一些上好的粉末拍在身体各处,随着时间而减少使用,这样显得自然一些。

  “这次我自己做决定,我以后就叫做何少极了!”放下一切忧心,阿财口中如此笑道。

  这是自由的味道,名字从记事开始就改了好几个,这阿柴是财主叫的,许多年了,虽然习惯了,可终究心有芥蒂,很是不喜,此时不但自由了,更是有了方向感,前面有一条通向仙门的道路!

  高兴之余何少极心底也有一些担心,要杀自己的是谁?要是他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他面前会怎么样?

  是被揭穿?还是再次被凄惨击杀?还有他死之前要自己帮他什么?

  想着这些,何少极在这里的驻足引来了不远处一个扫地的仆从,偌大的何府普通人不少,可都是最底层的存在,听命与府中的人。

  如今何少极对这里一无所知,倘若不做一些特别的改变,暴露身份是必然的!

  想到自己来此的危险之处,何少极当即便歪歪倒倒的走了过去,口中还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次日,十数个少年在向老的带领下回到了何府,有几人显得很是狼狈,可以看出体炼并不是很轻松,不过也有几个跟没有发生什么事的样子。

  几人刚刚踏入府中一个打扮鲜艳的老者便有些慌忙的跑了过来。

  “向老你终于来了,昨日二少爷回到府中,结果傻了,请了不少医者来看,都看不出什么原因造成的……”他走到了向老跟前,口中有些焦虑的说道。

  “二少爷?哪个二少爷?”他话音刚落,向老身边的一个少年开口问道,眉头紧皱,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了,当即便改口道:

  “少极他怎么了?快带我们去看看!”

  作为何少极的妹妹,何采灵心神一震,心中无比担忧!

  这次体炼作为起始镜六层的她可以说是名列前茅,可惜并有拿到前五,也就是因为何少极。

  因心中担忧,她几乎走在了所有人前面,没走几步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心神顿时放松了一些,速度更快的走了过去。

  “少极哥,少极哥……”她轻喊了数声,结果被十数人围着的何少极没有半点反应,只是自顾自的坐在那木栏上,手中拿着几根木枝嬉笑。

  “你是在叫我吗?”当何采灵慢慢走到了身旁时何少极这才抬头傻笑。

  此时在众人眼中呆呆傻傻的自然是何少极,不过不是原本的那个何少极!

  “少极哥你怎么了?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只见她上去抓住何少极的手,眼中泪光闪烁的问道。

  只是何少极有些不自然的缩回了手,摇了摇头,只见她看向了那通知众人的老者,口中问道:

  “那些医者呢?他们去哪里了?带我去见他们!”

  那老者也知道她很在乎何少极,当即便带着她离去,离去之前还麻烦向老照顾何少极,关照好了何少极的一切。

  何采灵走后一个少年也走了上来,少年何兰杰,何府中的大少爷,只见他上前看着何少极,眼中寒光闪动,要不是他亲身经历,或许这痴傻之人自己也认为是何少极他本人了……

  只见其仔细的观望十数息后才慢慢转身离去,其他人或许没有注意,但是何少极却是不经意间看了他几眼,感觉出了他的敌意。

  “没想到他还有一个妹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出什么来……”何少极不露声色的继续装傻,脑海中不禁思索担忧。

  “要杀我的那个人又是谁?论资质只是一个废材少爷,论长次家主怎么轮不到,谁有理由来杀自己?”何少极各种猜测,想起他的惨死胆寒不已。

  向老也摇头不已,他平时也不是很待见何少极,只是因为何采灵对这个何少极稍有照顾,这何少极时常令何采灵分心,特别是今日还失去了得到两块灵石的机会,这对其冲击起始镜大圆满有很大的影响,可以说现在傻了对谁都好。

  “你们几个把他带到他的房间去,吩咐下去,每天定时送去饭食!”向老对几个支系的子弟吩咐道,说完也是转身离去。

  等他离去后两个人这才上前握住了何少极的手,口中带着戏谑的说道:

  “走了,傻子!”

  话说着用力一拉,何少极一个踉跄的差点摔倒在地,他们已经是起始镜三层,比起何少极来说就如一个孩童和一个大汉!

  “疼疼疼!”何少极口中大喊,这并不是装的,手如脱臼一般,手腕如被一个铁夹子夹住了一般。

  二人不顾何少极的叫喊继续走去,显得十分高兴。

  “之前你还告家主,告何采灵,这回我们看你怎么办,就你这样的废材少爷,要不是家主和何采灵,谁都可以把你踩在脚下!”

  “起始镜两层都是家主用了灵力灌顶才勉强达到的,体炼都是家主网开一面,不然有什么资格参加,有的人起始镜五层都有没有去成的,现在傻了还真是报应!”

  “……”

  两个支系子弟可从来没有过何少极这样的待遇,故此对这何少极很早就有敌意了,此时随意当着何少极的面说,话语说着手时不时的还加重力度,有时何少极叫喊一下他们更是用力,仔细一看手腕已经青肿不已!

  “好了,到地了,我们要不要告诉你我们的名字你去告诉你妹妹呢?废材少爷!”拿着他手的少年说着丢开了他的手,口中如此笑问。

  “算了吧,就算说了这傻子能记住吗?”旁边一人大笑,拍着何少极的肩头说道,两人齐步离去,虽然何少极傻了,但是这一幕要是被何采灵看到肯定没有好受的!

  “我呸!我记住你们两个了!”何少极看二人走远便收起了痴傻的模样,口中恨恨道。

  说完何少极这才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屋子,不算是很大,不过比起之前住的好了太多。

  在屋子中何少极就随意许多了,不用担心外人看到,不过就在其捏着青肿的手腕时门就被推开了。

  何少极心神一紧,赶紧抬头望去,深怕是一个来杀自己的人,现在自己的安全并没有任何的保障,即便是痴傻的样子。

  还好,推开门的是何采灵,也就是那个便宜妹妹,看她的样子并没有发现什么,眼神中流露着浓厚的担心。

  “少极哥你饿不饿?这里有你最喜欢的……”何采灵说到这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盘子,两步便来到了何少极的身旁。

  “你的手怎么了?之前都没有这样,是谁做的?”何采灵看着何少极的眼睛,何少极眼神躲闪的缩回了手,并没有说话。

  何采灵是何少极的最亲近的人,要说谁最了解也就她了,说得越多越可能暴露。

  何采灵也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双眼不禁流出两滴泪珠,小声抽噎起来,纵使何少极很不想暴露,也有些不忍。

  回想起之前所见的痴傻之人,何少极又和其相处较久,有模有样的便说道:

  “姐姐你怎么了?不哭不哭……”

  “是灵儿妹妹,少极哥你摸摸看,我是灵儿妹妹……”何采灵抬手用衣袖擦去泪珠,另一只手将何少极的手拿抚摸在自己的脸颊。

  此时何少极更加的不自然了,要说抽回手,可力气还没有她的大,只能傻傻的点头说道:

  “灵儿妹妹……”

  “吃饭吃饭……”何少极看着不远处的饭食,口中如此喊道,何采灵见此将先前抬来的饭食抬到了何少极面前。

  要说何少极那是一个无一漏洞,碗筷不碰的就要用手去抓,何采灵立即就退后了一步,口中说道:

  “慢慢的吃,以后就算很饿都不要用手去拿来吃,来我喂你……”

  何采灵说着夹着菜就到了面前,何少极带着一丝异色的慢慢张开了口,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妹妹,从来没有被照顾的何少极也是心中愈动。

  接下来的几日何采灵可谓是形影不离的跟在何少极身边,教何少极一些平时的东西,何少极在这几日倒是彻底的了解了这何府,还有这府中的人。

  让何少极没想到的是这何采灵并不是何少极的亲妹妹,而何少极的爹娘早故,都是伯父加以照顾兄妹二人才得以在府中安存,何少极这几日也是长长听闻何采灵谈说修仙之事,虽然很是好奇向往,却不敢过多表现。

  何少极知道自己差的是一个契机,然而现在的状态下这个契机只能是自己创造,不可能一直这样装下去!

  这样不但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更是拖累着何采灵,何采灵资质很好,仅仅是十六岁的她已经是起始镜六层,可以说资源足够的情况下可以远超何府的任何人!

  平日里何采灵都是跟着何少极的,今日一早因为家主从仙门回归,她一早便去了,这倒是给了何少极一个不错的机会,何少极自然不能听她的话一直呆在屋子中。

  “看,那个傻子出来了,要不是家主就要回来了,还真想去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何少极在府中游走没有明确目地的样子,不过方向却慢慢向府门靠近,两人出现在何少极视线中,其中一人有些不甘的说道。

  “不用急,家主时常不在,况且这何采灵也有走的一天,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旁边一人附和道,何少极自然看到了二人,当即便眼神躲闪的往一旁走去,这二人就是数日前将自己手捏得肿痛的人。

  “看看,那傻子也知道怕!”看到何少极的反应二人当即捧腹大笑,笑声阵阵传入何少极耳中。

  何少极眼中闪过一丝勃怒,虽然开始并没有将他们的话语太放在心上,可现时间一久也有了一些代入感,而且自己现在就是何少极,况且二人上次可是动手了,让人不得不怒!

  不过何少极知道,现在还不是生气的时间,自己的实力在他们眼中如同一个孩童,相差之下万事皆得忍耐,就好像当初刚进财主家一样……

  萧何两家在这萧何城中也是闻名的修仙家族,祖辈上有仙门出来的弟子,但从仙门出来的弟子,其子弟多年后还受仙门庇佑,族中子弟资质好的更是能直接进入仙门,就这一点便决定了两家在这萧何城的地位。

  因为府邸靠南,这里较为偏僻,不是街道之地,虽未晨早却没有人迹,一般人也不会随意踏足此处,何少极对此早有了解,直接快步离去。

  萧何城城外,数条岔道通向四方,晨早进城的人很多,头裹黑巾的何少极有些引人瞩目,何少极倒是不敢过多停留的往偏僻的地方走去。

  或是有意,何少极慢慢靠近了那片竹林。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附近。”头裹黑巾的何少极将头上的黑巾摘下,口中平淡的说道。

  此时寂静的四周突然想起了一声声脚步声,一个少年慢慢的从竹林中露出身形。

  何少极见此心中一松,手心的汗更加的密集。口气却更加平淡的说道:

  “我知道是你,何家的大少爷!”

  此时出现的正是何府的何兰杰,也就是何府的那个大少爷,更是在这竹林中杀死何少极的凶人!

  开始何少极刚进入何府还不知道,可数天后何少极便有了猜测,何府之中谁都很正常,唯有何兰杰和自己所听闻的一切不符合,原本很是敌视何少极的人这几日却比谁都安静,或许这平时很是正常,可是真正的何少极已经死了!

  “我倒低估你了,没想到你敢独自一人出来!”他脸上时刻带着一副轻松的笑容,可是眼中的杀机总是让人不寒而栗,他杀过的人或许不只是何少极这么一个而已。

  “我倒高看你了,没想到萧何城闻名的何兰杰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杀的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兄弟!”何少极有些紧绷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尽管极力的抵触,可紧张的样子很明显。

  何少极话音刚落,何兰杰便两步跨到了何少极的身前,眼中闪过嗜杀的光芒,冷笑道:

  “既然你知道,那就更加明白,我随便一只手便可以让你死无全尸!”

  “可以的,用我的命换你此生无法踏入仙门,我感觉很值!”何少极摸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口中如此笑道,这让何兰杰眉头一皱,目光更加凌厉。

  “来这里的就你一个人,知道的也就只有你一人,我杀了你就没有人知道了……”何兰杰手中开始涌动灵力,隔着丈许何少极都能感觉到其可怕的波动,看来他已经可以自由控制灵力了!

  “你可以试试!或许接触仙门的机会这萧何城只有两人,而你爹正好是其中一个,我想……”

  “别说了!”何兰杰眼睛发红的打断了何少极的话语,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必须确保在此之后何采灵不在参加体炼!”

  何少极尽管有八分把握,可此时不禁叹了一口气,口中有些无奈的说道: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