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谁都是一颗星

    “你还别说,在这上面吹吹晚风,倒别有一番风味。”     和萨尼并排着躺下,仰面望着星空,这是菲雅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是呀,不过和别人一起看星空,我倒是头一次。”     “怎么?你嫌弃我了?”     “哪能?我只是需要点儿适应时间,尤其是和美女一起。”     萨尼说着这话,歪着脑袋冲菲雅笑一下,就又把脑袋腼腆地摆正。     “嘿,谢谢你的惊喜。”     菲雅突然把身体侧过去,盯着萨尼的侧脸,她感觉自己像是在调戏小男孩儿。     “额,没关系啦。”     听菲雅这么一说,萨尼立马就陷入了窘态。别看萨尼聊什么都能聊得透彻,但单论个人感情,他也是个白痴。     “这是我迄今为止过得最幸福的一天,谢谢你,萨尼。”     这下子,菲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盯着萨尼的眼睛,菲雅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眉目传情。     “哇,你这是高烧了么?”     萨尼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化解掉尴尬,伸手摸一下菲雅的额头,希望这句玩笑能让彼此都些许冷静一下。     “讨厌了你!”     菲雅撅着嘴把头扭回去,萨尼这个王八蛋,难道他想一直装蒜么?     “这样难道不好么?”     萨尼朝天叹口气,这种时候叹气总是能舒缓身心。     “怎么样?”     “菲雅,我很喜欢你,也很爱很爱你,说真的,这都是我的心里话。”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浪漫!”     千算万算没算到啊,这个萨尼,如此严肃的话怎么着也得挑个庄重的场合吧?可他倒好,还没等菲雅反应过来,他就表白了一大堆。     “只是菲雅,爱情就非得谈婚论嫁吗?我至今也不确信自己是否决定要被爱情捆绑。”     “所以呢?”     “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我想结婚的话…”     “说呀!”     “先不告诉你,咱们还是看星星吧。”     萨尼不想让这个问题继续深入,再说了这么美的夜色,老让自己纠结多无趣?     “要是我和阿诺德离了婚,你知道的,我俩不可能了。如果说那样,我是说如果啊,你会不会继续爱我?”     “当然,我会。”     “那,我们继续看星星吧。”     菲雅知道自己已经得到答复,事实上决意来到帕瓦尼,菲雅也不是抱着份非要嫁给萨尼的决心。她觉得自己或许该考虑萨尼的提议,谁说甜蜜的爱情就必须要写到婚约之上?要是萨尼不愿意结婚,那自己也会一直在这儿陪着他。     就在俩人说情逗趣儿的功夫,那个曾囚禁两只自由的鸟儿的城市里,维丽亚差点儿就鼓起勇气拨通萨尼的电话。维丽亚纠结了太久,算上这个月,她已经将近半年没和两个儿子联系过了。一个人缩在酒店房间,或是到酒吧里钓一个帅哥,维丽亚的日子,除了寂寞,就是空虚。     维丽亚到底没能忍住,神奇贴纸用完的第三天,她发了疯似地游离在那家酒吧之外。她在寻找那个青年,她必须得到那些让自己癫狂的宝贝。回归现实的感觉太可怕了,维丽亚什么都不想,只祈祷青年速速现身拯救自己。     “许久不见,维丽亚女士。”     青年出现在维丽亚身后,冷冷的声音从嘴里飘出来,他穿着的还是那件黑色t恤。     “怎么才来?我已经等了三天了!”     “哦?维丽亚女士,您用药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     “你少说风凉话,快拿货,老娘快死了!”     “老规矩,五百一贴。”     “这是十万块,赶紧拿货!还有,给我联系方式,我已经受够了你们的服务质量!”     眼下维丽亚已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直到接过青年手中的魔法贴,粘一贴到手上,她才渐渐缓过神儿来。     “下次拿货,直接登录这个lp。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就会在一天之内拿货给您。另外,友情提示:您磕药的频率有点儿高,建议您稍稍控制下自己。”     “这个,不用你管!”     维丽亚冲青年吼一句,便转头晃进酒吧。青年拍拍手上的钞票,摇摇头,便一路小跑而去。     进酒吧逛逛,老规矩,找找那些落单的小鲜肉,给生活添点儿乐趣。维丽亚绝对意识不到,自己更像是一只被欲望束缚的吸血鬼。磕着药在人性的丛林里穿梭,兜里的钱就像流水一样往外流。     可能这就是阿诺德一家的优秀传统吧?现在除了萨尼,维丽亚和阿诺德都疯了。为了进一步满足罗赛尔,阿诺德甚至再度削减了给老客户的供货量。回到自己的新市场,罗赛尔利用和品质完全不匹配的低价彻底点燃新大陆的酒水之战。     罗赛尔偶尔还是会飞回来和阿诺德缠绵一阵子,不过绝大多数时间,她都在自己的新公司里忙着数钱。刨去成本,阿诺德供给罗赛尔的货物基本是零利润。而罗赛尔,在利用低价抢占先机后,事业真可谓如日中天。     “阿诺德,作为商人,我希望你尊重最基本的商业规则。”     由于竞争者手段实在过于残忍,在背地里经过一番调查后,老客户们显然坐不住了。     “您可真有意思,我只是个供货商,又不是美国队长,难道我还得维护世界和平不成?”     阿诺德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回一句,吐出的烟圈儿几乎就要飞到客户脸上。     “如果您这样说,那我们也无话可说。经董事会商议,我们已经决定不再从贵公司进购红酒。另外,麻烦您转告罗赛尔,让她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好啊!”     阿诺德不知道的是,这次代表老客户前来沟通的不是别人,正是新市场酒水贸易界的总负责人。见阿诺德如此傲慢且没诚意,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从阿诺德的庄园走出去,除了一声灿笑,男子就什么都没留下。     阿诺德甚至都没和罗赛尔沟通一下,对于男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阿诺德不屑一顾。怎么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想吓唬人?阿诺德知道自己早就和罗赛尔穿了同一条裤子,只不过,他没想过,一个倒霉蛋每天都在滴血,另一个却渐渐富得流油。
推荐阅读: 《梨生缘》 《洛幻之梦虚罗盘》 《神医入世》 《鬼市征途